29书屋 > 科幻 > 阴阳诡婿 >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暴桀的无常

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暴桀的无常(1 / 1)

在我的力量催动下,整片血海血浪汹涌,一道道血色水柱冲天而起,犹如一头头苍龙俯瞰着下方芸芸众生。

包括我本体在内的四十九道血影分身,此刻齐齐展开双手,来自我的力量当即覆盖了整片血海,倾注于在场每一道冲天血柱之中。

血柱弥漫,覆盖整个犬牙山境内血海,将整支无敌舰队重重包围。

在密集的浪花声中,这些血柱剧烈旋转,顿时引得海面狂风不止。

狂风围绕着血柱迅速旋转,引得大量血水从血柱之中呼啸而出,挥洒四方。

在狂风的加持下,这一道道血柱最终化作了通天的血色龙卷风。

龙卷风中,狂风裹挟着血水迅速旋转,其中的阴煞之气,更是比先前浓烈百倍不止,伴随着狂风席卷四方。

一时间,所有舰船在飓风海啸间摇摆不定,凛冽的阴煞之气侵蚀,使得各舰船上的防御结界红光浓烈到了极致。

舰船行驶海面上,最惧怕的就是狂风巨浪。

在各舰长的指挥下,所有舰船当即迎着风浪而行,试图逃出这片被无数龙卷风覆盖的海域,驶出犬牙山境内。

可在我血影分身的催动下,一道道血色龙卷风在海面上游走不休,一次又一次将诸多舰船强行逼迫了回来。

“该死的魔神,他这是打算要将我的舰队困死在这片海域中,开火,都他娘的给我开火!!”

见此,夜归人原本傲慢的神色荡然无存,朝着舰队发出声声急切的咆哮。

无数的炮火伴随着箭矢势如雨下,朝着我的四十九道血影分身发起了覆盖式的轰击。

可是,我的本体却在四十九道分身间不断切换,他们的炮火虽然密集,却无一发真正轰击到了我的本体。

无敌舰队对于一州一城之地或许无敌,或许真有着灭世的力量,但他们终究只是舰队,他们始终还是航行在血海之中。

本就只是魔宗附庸的他们,又哪有能耐抗衡一整片血海的力量?

此时,无敌舰队已成瓮中之鳖,只要我愿意,下一秒我就能将其连根铲除。

可我并没有这么做,因为我很清楚,此时的无敌舰队已经不再是主角,真正的威胁来自于天空。

“暴桀,不知夜归人与你是什么关系?”

我抬起了头,看向了天空中五行舰队的旗舰,看向了正始终凝视着这场战争的暴桀。

暴桀笑道,“也没什么特别深的交情,只不过我想试探魔宗的虚实,他想饶过魔宗向化生城发动灭世之战,却又迫于对未知的忌惮迟迟不敢动手。所以机缘巧合下,我俩志同道合,就暂时结为了同盟。”

听了这话,我算是明白了。

原来夜归人之于暴桀,不过是一层最纯粹不过的利用关系。

他不敢轻易对魔宗出手,所以就怂恿赤水城对化生城发难,以试探魔宗的反应。

故而在昊元辉发动天人感召之前,暴桀以及他的五行舰队都迟迟不曾现身,只因担心魔宗中人突然降临,最终祸及己身。

可昊元辉天人感召过后,魔宗圣地没有传来任何动静。

一叶可知秋,正是通过这一不寻常,暴桀断定了魔宗已赴入虚弱,所以这才敢堂而皇之将自己的五行舰队驶入此间,对化生城发动了最后的灭世轰炸。

“既然是利用关系,那么我现在将他宰了,你应该不会介意吧?”

明白了这点后,我不由发出一声冷笑,朝他问道。

暴桀毫不犹豫点点头,“夜归人于我最重要的价值,不过是试探魔宗内部虚实,而现在我已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他的死活对我来说已无足轻重,你要想杀就杀了便是!”

“暴桀,你!……”

听了这话,夜归人面色大骇,他抬头看着暴桀,眼神里浮现出无尽的震怒与震愕。

一时间,原本轰向我的血肉大炮逐渐消停,一道道炮火却开始有意无意指向了天空,指向了五行舰队。

见此,暴桀的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,“夜归人,我的世界是没有盟友的,唯一值得信赖的就是我自身。你不过是被我利用的一道工具而已,现在的你已没有任何利用价值,自然得弃如敝履。”

说着,暴桀看向了那一门门有意无意朝向他的血肉大炮,“另外,你最好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麻烦,若是让我感受到了一丁点威胁,可就别怪我联合昔日的君上,一同让你葬身血海了!”

暴桀的这番话,让夜归人脸色猛地一抽,他颇为诧异的看着暴桀,有些难以相信这话居然会出自他之口,或者说是完全没有明白暴桀此举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思维逻辑。

但我对暴桀的性情实在太了解了,别说是一个外族势力,就连他身边的近臣,对他而言都不过是随时可以抛弃的消耗品。

当初为了考验我的神性,他不惜以万千效忠自己的神明为代价,眼睁睁看着他们惨死我手,而那些神明稍有退怯,又会遭来他无情的屠杀。

他是一尊喜怒无常的神明,并且对身边所有人都缺乏天然的信任,伴君如伴虎用在他身上自是再适合不过。

对于自己身边的人尚且如此,更何况是来自异界的夜归人?

“我算是明白了,原来自始至终你都是在利用我,你根本就没有任何与我同盟的诚意!”

夜归人一声叹息,他摆了摆手,示意那一门门朝向天空的血肉大炮下调仰角。

毕竟五行舰队能耐几何,他是再清楚不过,若真将暴桀激怒,只怕他也将赴昊元辉的后尘。

“罢了,罢了!我现在大仇得报,我也不愿再计较与魔神的过往是非,不知可否让我和我的舰队安然离开?”

最后,夜归人做出了妥协,朝暴桀如是道。

然而,暴桀笑了笑,“当然,看在你先前为我冲锋陷阵的份上,我自可不计较你言语中的冒失。不过……你现在能不能从这片血海活着离开,恐怕还得经我君上同意才是。”

“魔神大人,我曾经尊敬的君主,您是否愿意冰释前嫌,将记恨了你万年的夜归人放虎归山呢?”

暴桀此言,无异于诛心。

夜归人对仇恨的惦记可是刻在骨子里的,为此他不惜冒着触犯魔宗威严的风险,也要发兵凉州,将枯骨界所在的化生城毁于一旦。

若是放任这么一个记仇的家伙离去,未来指不定会再给我招来什么麻烦。

既然已经撕破脸面,那么就只能将其斩草除根,唯有如此我的心里才能安宁。

“暴桀,我如果现在要将血肉界余孽赶尽杀绝,相信你一定不会出手阻拦的,对吧?”

带着这一想法,出于对暴桀的了解,我朝他如是问道。

对此,暴桀点点头,“您是我的君上,您的意志便是神谕,又何须经我同意?”

“只不过,待你解决了眼前的杂草之后,还请莫要急着离去,毕竟咱们的私事还没完全了结呢!”

我们之间的私事,自然是指的过往在阴阳界中的恩怨。

暴桀虽然没打算放过我,但从他的这番话中听来,他确实已选择了坐山观虎斗,毕竟他也想看看,如今沦为准神的我是否还有过去的底蕴,是否还有着将他抹杀镇压的能耐。

对于这一点,我自然很明白,事实上我也很想看看,自己掌控了魔宗力量后,是否能以准神之躯,对抗暴桀的这支五行舰队。

毕竟和夜归人一样的,暴桀若是不死,我定然也寝食难安。

带着这一念头,我看向了夜归人,“夜归人,我这辈子最厌恶的就是让人在背后惦记着,你刚才若不撕破脸皮,你我或许还能和平共处,但现在你我已刀兵相见,那就只能死战到底。今日这血海之中,你我之间只有一人能活着离开!”

“果然是臭味相投的一对君臣!”

感受到局势的不利,夜归人的脸狠狠一抽,炮火也变得越发密集了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我倒要看看,今天究竟谁能活着从这走出去!”

说话间,夜归人当即发号施令,一艘艘舰船当即在他的意志下掉转船头,一门门大炮对准了我的四十九道血影分身,齐齐发动了炮火!

轰!轰!轰!……

密集的炮火声起此彼伏,在海面掀起一道又一道惊天骇浪。

可是,此时的我本由腐尸水所化,他们的炮火也同样蕴育着腐尸水的力量,饶是他们将火力拉满,对我的影响也非常有限。

更何况我的本体在分身之间不断切换,并无一枚真正攻击到我本身。

夜归人看着我,眼神里充斥着愤怒和无奈。

愤怒于我的过往,无奈于我现在的实力。

而我现在也终于明白,为什么修罗界众生对魔宗如此恐惧唯命是从了。

只因众生修行的道法,并无一者能对腐尸水构成克制作用。尤其是在这血海之中,掌控了魔宗秘术的我就是一支军队,足以抗衡万千大军!

而现在,也是该我发挥真正实力的时候了!

随着我意志一动,一道道龙卷风当即裹挟着无数高速旋转的血水,带着一股磅礴的阴煞之气,直朝着前方的一众舰船呼啸而来!

无敌舰队,也是时候覆灭了!

最新小说: 空间囤货:在危机世界艰难求生 科技飞升:从神话妖魔开始 我也是异常生物 我真的不想挂 九叔世界:我抽卡牌降妖魔 重生之大国医药 穿进无限流小说成了反派 虫族OL:这游戏有亿点肝 第一号基地 从幻想具现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