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书屋 > 仙侠 > 仙魔一念 > 第八章 飞羽山,杀人夜(下)

第八章 飞羽山,杀人夜(下)(1 / 1)

此刻的突然表露心迹,善解人意的林凰儿当然明白,虽然对林小宝并无男女之情,但她本就拿林小宝当亲哥哥,自然是愿意让他叫自己凰儿,她眼中带泪,挤出笑容道:“好,凰儿很高兴。”

林小宝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,欣慰道:“老武叔!走吧。”随后转身,双手侧提长剑于耳旁,闭目凝神运气,周遭风势顿时大乱,气流卷乱草浪。三柄巨大古朴的长剑虚影出现,分别浮在他头、腰,小腿旁。

林凰儿又惊又喜,道:“三才朝元剑!小宝哥居然练成了三才朝元!”

老武也很惊讶,三才朝元剑是林家堡辉煌时期留下的剑招,传说中剑仙的剑招,眼前这景象正是传说中的三才朝元剑。小宝既然会了,为何不早点使出,仔细一看,恍然大悟,林小宝脸色一片死灰,这显然是燃烧生机在换取力量。

草丛中人也感受到了恐怖的气息,那个尖锐声音道:“不好,这气息不对劲!撤!”

话音刚落,林小宝拼尽全力将长剑往前刺出两寸,那三柄虚影剑轰然向前刺出二十丈,剑气直达对面树林,草海随着剑气瞬间分出一条丈宽的大道,就连尽头树林的树木也被摧毁,这一剑之下草木横飞,一个躲在剑气途中的盗匪当场碎尸。

老武当机立断,将林麒夹在腰间,提起石板,带着林凰儿顺着这剑气开出的路,向树林狂奔。林凰儿回头看了一眼林小宝,他傲立当场,气势非凡,心头稍松,高声喊道:“小宝哥,撑住!等武叔回来!”她不知道此刻的林小宝只是靠意志强撑着,不想让她担心。老武却知道林小宝祭出这一剑,已然必死,叮嘱林凰儿道:“别回头,跑!不要让小宝的心意白费!”

两人在树林中一路狂奔,此刻敌人再想出手,至少老武能有反应时间,也就不怕盗匪,只是身边带着小姐少爷,不能对敌,只求先跑出盗匪势力范围。

树林中的视线变差,奔跑中的老武瞧见了一根横在地面上三尺的藤蔓,显然这是陷进机关:“停下!”话音刚落,林凰儿已经踢到了藤蔓,上空一个巨大的铁笼罩了下来,老武也被困其中。

这铁笼是寒铁所铸,寻常刀剑砍它不动。老武将石板和林麒放在地上,握紧两根笼柱,发力拉扯,只见他额头脖颈手臂都暴起青筋,大喝声中,铁笼被慢慢拉开。

眼见可以走出去,可这铁笼中竟然还有机关,每两根笼柱间都有一根近乎透明的丝线,一旦有高手将铁笼破坏,扯断丝线,那么第二层机关就发动了,只听,蹦的一声,从笼顶发射出一张大渔网,将三人一起裹住,吊在半空中,没有着力点,老武有力都使不出,而且一发力,渔网便会收缩,挤在一起的林凰儿和林麒必定受不了他的巨力。

老武心如死灰,沉默不语,林凰儿道:“或许这是猎户用来捕捉猛兽的的网子也说不定,那样的话我们岂不是得救了。”

老武沉默片刻,道:“小姐你聪慧过人,老武我也有些江湖经验,又何必安慰我。哪家猎户能这么大手笔,布下如此精妙的机关,而且还是在盗匪的地盘。老武愧对堡主,愧对小姐少爷,更对不起小宝他们。”

林凰儿也沉默了,她并不怕死,只是可惜了十岁的弟弟要跟着自己一起死了,她想起了爹娘,想起了大哥,想起了林家堡的所有。片刻后说道:“只要没到最后,谁知道好坏呢,总会有希望的。”

老武展颜一笑,道:“小姐啊小姐,林家堡上下就你最体贴人,也最乐观,对所有事都抱着希望。希望啊希望......希望吧,希望这次咱们能化险为夷,希望林家堡这次能度过难关。”

林凰儿嗯了一声,道:“会的。”

几支火把伴随着马蹄声靠近,远远看见了铁笼,有人高喊道:“哈哈,果然中计了,三当家的还真是厉害,今日点子太扎手,要不是他老人家还真对付不了,眼下这怪力汉子也栽了。”这人声音尖锐刺耳,却是话最多的一个。

另一人接话道:“三当家的当然厉害了,难不成像你一样,被一个死人吓得不敢动弹。还得靠我一剑给他捅了个窟窿。才发现这小子已经气绝身亡。”

前面那人呸了一声,道:“真他娘的晦气,这小子死都死了,还瞪着个眼睛,举着剑,那我肯定得顾忌一点啊,他之前那一剑你不怕吗?”

另一人道:“得了,这小子交给山下店里,做人肉包子,指定好吃。”

又有人喊道:“妈的,我也要吃,老子腿上中了一剑。不吃不泄愤!”

“那我也一样!”

说话间,几人到了铁笼前,林小宝和林康的尸身搭在一匹马上,一共九匹马七个悍匪,有一个被福妈所杀,还有一个被林小宝剑气所杀。

他们终于露面了。借着火光,老武看着眼前这群马匪,一个个外表或猥琐或凶恶,气息杂乱,显然并不是高手,可自己一群人竟然都栽在他们手上了。看向林康的尸身,道:“老康啊,老康,你说你这个管家是怎么做的,你老家有土匪毛贼你都不说出来,今儿个栽在这里了,到了地府你得请我喝酒,得自罚三大碗!”随后低声道:“小姐,老武今日要交代在这了,你所说的希望,老武也不知道会不会来临,但老武后背腰带中有一颗剧毒药丸,待我死后,你可以取出,若是觉得希望不会来了,可以取出一分为二,和少爷服下,登时毙命,免受凌辱!老武失职,对不起了。”

眼见同行几个忠心耿耿,如家人般的仆人相继死去,林凰儿也做好了死的准备,道:“武叔放心,你和康伯的酒局,算我一个,若是真有希望到来,我活下去了,每年清明和今日,我会以美酒相祭,让你们喝个痛快。”

老武哈哈笑道:“好!好!小毛贼们。有胆的放某家下来决战,要么就给某家一个痛快!”

噗!

一柄钩镰命中渔网中不能动弹的老武,鲜血从脖上的伤口喷涌而出,林凰儿眼泪再也止不住,流了下来。

这就是江湖的真实样貌,男女正邪一视同仁,身在江湖,脑袋就是别在裤腰带上的,随时都会掉落。无论往日如何风光,死的时候都是一样凄惨。唯有强大自身,或许才能多一丝生机。

几个悍匪将渔网放下的时候,林凰儿趁机摸到了那颗药丸,撰在手中。

八个悍匪将林凰儿和林麒围住,尖锐声音道:“看他们穿的挺讲究,还以为是大鱼,结果也就那样,没搜出几个钱来。好在还有这两货,把这小子卖掉,再把这娘们带回去,也不算白干一趟。要不带回去这么个美人今天还真没法交代。”

一听他们要将弟弟卖掉而不是杀掉,林凰儿稍微心宽了,只要还活着,林家堡一定可以找回弟弟。至于苦难折磨,林家堡的男儿又有何惧。

“这娘们要不就地正法?”其中一个悍匪满脸猥琐的笑道。

“我看行!”

“可以!”

“就这么办!”

“不行,这么漂亮的小美人,咱们不能动,我觉得可以送去给三当家的。”一个满脸麻子拿着长弓的土匪说道。

尖锐声音不干了,骂道:“喂,麻子!你是不是傻?每次有俏娘们你都要献给三当家的。三当家的是你爹啊?”

麻子讷讷道:“我也想三当家的是我爹,可我爹不是他啊,而且也不是每次都给三当家的啊,不好几次咱自己留着的吗?”

“是是是!是留了,每次有些歪瓜裂枣,庸脂俗粉你就不给三当家的送去了。”尖锐声音气的跳脚,随后冷静了一下,拉着麻子走到林凰儿面前,道:“你看看,这娘们长得多俊多惹人怜爱。三当家什么嗜好你不知道吗?你忍心让这么漂亮的小娘们遭受她的毒手吗?”

麻子举着火把走到林凰儿身旁看着她的脸,只觉得真心好看,越看越不舍,心中动摇了。

这时林凰儿却说话了,她要为自己争取时间,道:“带我去见你们三当家的,否则我宁死不从,你们可以阻止我自杀,但你们终究要带我回去不是?只要我见到你们三当家,我会将你们所说一五一十,添油加醋说给他听,到时候你们会如何应该自己知道。”

这一下,却是土匪们愣了,林凰儿看出他们对那个三当家最为惧怕,索性以敌治敌。

尖锐声音道:“你是不是以为带你给三当家的是去做压寨夫人享福了?”

林凰儿不说话,他又自顾自说道:“我们三当家的极其好色,而且有特殊嗜好,他喜欢把人玩得半死不活然后卖出去。”

麻子道:“可惜不知道卖哪里去了。三当家总说女人如衣服,而且是贴身的内衣内裤,自己穿过的再给兄弟们穿,特别扭。唉,可惜。”

尖锐声音道:“听到没有!三当家的很变态的,他不爱钱财只爱美色,被他玩弄过的,个个惨得不能见人!你确定要去?”

林凰儿不正面回答,却反问一句:“你们口口声声三当家的三当家的,怎么?你们大当家和二当家是吃干饭的么?”

麻子道:“那肯定不是啊,大当家和二当家虽然不管事,但就连三当家都亲口承认不如他们。”

尖锐声音听着麻子和林凰儿的对话,气得肺都要炸了,骂道:“麻子!这是重点吗?啊?!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?”呼了几口气之后,对着林凰儿狠狠道:“行,你自己选的。”

说着就把林凰儿和林麒分别装入麻袋,带回黑风寨,林凰儿依旧紧握着那颗毒药。

最新小说: 天舆 话说有座山 重生功德箱 夏纪神游 修仙,从一本葬经开始 你也不想被人知道开挂吧 君卿兮 我真的不虚啊 遮天之逆转未来 修仙从断肢接续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