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书屋 > 历史 > 大明锦衣 > 0002 刘家

0002 刘家(1 / 1)

权势庞大的勋贵人家其实看不上这个,因为这个差事带来的那点俸禄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!但是他们还是把这件事情当做一件荣耀传承下去!

在一般情况下,长子是要继承父亲的爵位的,所以这份差事会传给其他的子弟。权势滔天的勋贵甚至会将这个差事交给旁支的子弟,也算是给旁支的人留一条活路!

可是如今刘家连这份荣誉都被剥夺掉了,可见朝廷和勋贵团体已经彻底默认了刘家的没落!

自从朱元璋定鼎天下,以及朱棣靖难之后,他们所封的勋贵不知凡己!像刘家这样没落的绝对不是单独现象!毕竟分蛋糕的人多了,大家吃的都不舒服,所以一些人在竞争中被排斥出勋贵的团体也是可以理解的!

那些竞争中失败的人,由钟鸣鼎食之家变得泯然众人也是常事!更有合家死于非命的更是屡见不鲜!像刘家这样默默的从勋贵中消失的虽然不是第一家,但也绝对不是最后一家!

顾宁伯府败落至此,刘昊嘉的父亲自然是不愿意坐以待毙的!可是他多方求告,不仅没有如愿得到差事,反而将不多的家底子耗空了!

而姻亲方面顾宁伯府更是借不上力!因为同他这样的没落勋贵结亲的,不是同样的没落的勋贵,就是小门小户的人家出身。像刘昊嘉的父亲迎娶的就是一个早就没落的勋贵嫡女!她的娘家人早已经搬出了京城,更是借不上力气!

所以刘昊嘉的父亲一狠心,也彻底撕下了勋贵的面皮,将自己的伯爵府租给了一个豪商!

刘家的老祖建造这座伯府的时候朱棣还没有迁都北京城,地价还比较便宜。所以修建的伯府占地广大不说,地理位置也相当不错!所以其他勋贵排挤刘家,未尝没有吞了刘家宅子的想法。

所以刘昊嘉的父亲也不敢对外说是将伯府租了出去,因为那样会打了所有勋贵的脸面,勋贵们会立刻打上门来,彻底吞了刘家仅剩的东西!

最后刘昊嘉的父亲干脆给那个豪商挂了一个远方亲戚的名头,以借住的名义才算是将伯府租了出去!

而那个豪商也是八面玲珑,背景深厚之辈!他入住伯府之后,不仅没有勋贵上门讨扰,反而依照着亲戚的规矩和刘家走动起来!房子的租金也是以四时八节孝敬亲戚的名义送过来,倒是维持住了刘家最后一分脸面!

有了一笔丰厚的租金,刘家算是度过了最后的难关。所以刘昊嘉的父亲干脆求富商将后院的几栋房子用围墙间隔出来,在院墙上开了院门当做一个独立的院子居住下来。日子虽然说不上快活,但是维持一个中等人家的用度还是绰绰有余的!

刘家的家庭也很简单,刘家几代单传,所以刘昊嘉没有叔伯。刘昊嘉的父亲叫做刘润林,表字雨树。母亲刘张氏。刘昊嘉上面还有一个哥哥,刚刚成年,叫做刘昊年,表字思远。不出意外的话,顾宁伯的的帽子就要落在他哥哥头上了!

除此以外,家里还有一个刚入府几年的小丫鬟,专门伺候刘昊嘉的父母,还做一些杂活。至于刘昊嘉母亲的陪嫁丫鬟前些年病死了。

府里还有一家人,男的就是和刘昊嘉父亲同岁的家丁刘光远,兼着家丁和管家两个职位。婆娘刘李氏管着厨房。他们还有两个儿子,分别叫做刘金宝和刘银宝,专门做些杂事,闲下来就和刘父他们一起练武。

刘光远一家人家已经在刘家待了四代,早已经随了刘姓。虽然说他们是家丁的身份,可是如今刘家都是把他们当做自家人看待。至于其他的家丁早就自寻生路去了。

等刘昊嘉推门出去的时候,这才发现已经是日上三竿了,所以他毫不意外的看见父亲和兄长两个人正在院子里打熬身体。

他父亲虽然说不会经营,也不善钻营,但是家传的武艺倒是练的很好!虽然已经是四旬开外,但是一身的体力倒是正巅峰的时候!他正拿着一个石锁甩来甩去,浑身的汗水顺着脊背躺下来,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!

他大哥身材倒也随了父亲,十几岁的年纪已经练出了一身的腱子肉!浑身上下被晒的发黑,显得格外的健壮!

他也是学着父亲一样正在耍弄石锁,只不过他还做不到甩动,只能拎着两个小石锁不断的提动,锻炼双臂的力气!

刘父听到门响,回头看见老儿子出来了,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!他们刘家几代单传,到他这里总算是开支散叶了!虽然说祖宗留下的荣光没落了,但是好歹有了两只根苗,也是对得起祖宗啊了!

所以他丢下石锁说道:“小二,今天感觉如何?头可还疼?”

刘润泽此时早已经适应了刘昊嘉的身份,当下乖巧的点头说道:“见过爹爹,见过兄长!头已经不疼了!”

刘昊嘉的兄长这时也放下石锁走过来说道:“那敢情好!再歇个一两日,也就能跟着父亲打熬身体了!”

刘父拍了大儿子一巴掌,说道:“什么打熬身体!小二日后是要读书的!现在咱们武人的地位益发的低下了,只有读书才是正经的门路!小二若是能读书有成,说不定咱们家就能由武改文了!不对,应该是文武并重才是!”

刘昊年嘿嘿笑了两声没说话。不过他倒是赞成老爹的说法,现在武人的路是越走越窄了!要是老二读书有成,说不定还能拉扯自己一把!

这时刘父接着说道:“小二,既然起床了,就赶紧洗漱,然后去你娘亲哪里,给你留了早饭!”

此时刘润泽肚子里早已经饿的前心贴后心,听到刘父的说法自然是答应下来。随后到院墙下面的水盆哪里洗漱完毕,这才脸上带着水珠向勉强算是正房的屋子走去。

还未等进门,他母亲刘张氏已经迎了出来。看到刘润泽后紧走几步上前,摸摸他的头说道:“我的儿,今日可还头疼了?”

最新小说: 大明燕王府 扎纸匠:这是聊斋明末 大宋隐相 厨娘皇妃:大佬别挡我成富婆 大唐最强逆子 朕真不是中山靖王啊 策山河 三国之银狐 宋京芳华录 初唐:开局告诉李二我是穿越者